当前位置:主页 > 999932.org > 正文 【V067章】 草也当宝贝☆万更

选择字号: 选择字色:   选择背景色:

正文 【V067章】 草也当宝贝☆万更

作者:admin

  本书关键词:正文 【V067章】 草也当宝贝☆万更无弹窗、正文 【V067章】 草也当宝贝☆万更全文阅读

内容来自dedecms

  正文 【V067章】 草也当宝贝☆万更--------《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b章节名:【v067章】 草也当宝贝☆万更/b

织梦好,好织梦

  寝殿外,六个宫女捧着洗漱用品恭敬的候着,连呼吸都放得极轻,生怕将殿内的伊心染给吵醒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距离战王夜绝尘离开已经一个多时辰,她们也在外面站了这么长时间,殿内依旧什么动静了没有。 内容来自dedecms

  好不容易,听到殿内有些细微的声响,六个宫女对视一眼,小心翼翼的开了询问。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半晌,殿内的声响更大了些,宫女们方才再次出声,恭敬的道:“战王妃,奴婢们可以进来伺候吗?” 本文来自织梦

  她们听过战王妃伊心染的名字,也曾在宫中远远的瞧见过,但是她们谁也没有跟伊心染相处过,不知道她是不是好相与,说话做事自小心又小心。不说伊心染战王妃的身份尊贵无比,就是战王夜绝尘的再三叮嘱,她们也不敢惹得伊心染有丝毫的不快。

copyright dedecms

  殿内,伊心染整个身子都缩在被窝里,只露出一个脑袋,雾蒙蒙的眸子盯着床顶,远去的思绪渐渐回笼。 内容来自dedecms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反正这一觉她睡得极其的舒服,只可惜最后被冷醒了。 copyright dedecms

  厚重的殿门被轻轻的推开,六个粉衣宫女依次而入,下脚极轻,生怕会惊扰到伊心染似的。随着她们把手中的东西一一入下,伊心染收回望着床顶的视线,清冷的眸光落到她们的身上。

dedecms.com

  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身边已经没了夜绝尘的身影,也不知道他离开了多久,身边已然没了属于他的温度。

内容来自dedecms

  “奴婢们参见战王妃,战王妃万福金安。”六个宫女恭敬的对着伊心染行礼,低垂着脑袋,一动也不敢动。 本文来自织梦

  甜糯绵软的嗓音传进宫女们的耳中,她们的身影明显一顿,表情有些茫然,没听懂伊心染话里的意思。 织梦好,好织梦

  “什么时辰了?”睡眼惺松的望着微敞的窗口,明媚的阳光投射进房间里,隐隐可见宫殿上的积雪在慢慢的消融。

内容来自dedecms

  “回战王妃的话,辰时刚过,现在是巳时。”戴着绿色镂空耳环的宫女最先反应过来,上前两步对着伊心染福了福身子,恭敬的回答。

织梦好,好织梦

  伊心染撑起身子,锦被自身上滑落,露出里面雪色的裘衣,红润的小嘴微张,对自己能睡到现在,很是惊讶。

copyright dedecms

  无论是在古代还是现代,这个时间,除了赖床的人之外,绝大部分的人早就起了床。此时,连早饭时间都过了。 dedecms.com

  “夜、、、你们可有看到战王?”伊心染轻咳一声,直呼夜绝尘的名字,已经成了她的习惯,一时间还真改不过口来。 织梦好,好织梦

  “回战王妃的话,战王殿下一个多时辰前就起来了,叮属奴婢们不要吵醒战王妃。”宫女微微抬起头,飞快的看了伊心染一眼,又迅速的低下头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里是夜绝尘未曾封王之前住的宫殿,按理说,已经封王有了自己府邸的夜绝尘,若非什么天大的事情,是不能住在宫里的。昨天,他们住在宫里,但却不能一直都住在宫里。

copyright dedecms

  “你们退下吧。”摆了摆手,伊心染深吸两口气,有些人有些事,唯有坦然面对才是最终的出路。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战王妃,奴婢们伺候您梳洗吧。”她们一早就奉了轩辕皇后之命,前来此地伺候夜绝尘跟伊心染。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战王夜绝尘没让她们伺候,若是战王妃也不让她们伺候,那要她们如何回去交差。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清澈的水眸扫向说话的宫女,水润的嘴唇微微弯了弯,低声道:“让你们伺候,也好。” 内容来自dedecms

  只要不是太难穿的衣裙,伊心染倒是会穿,可是梳头她就没辄了。在夜绝尘没有找到她之前,她自己梳的头都是简洁版的现代发型。后来,一直都是夜绝尘为她绾发。 本文来自织梦

  因此,伊心染自然而然就养成了习惯,下床穿好衣服的第一什事情,就是乖乖的坐到铜镜前,让夜绝尘替她梳头。 织梦好,好织梦

  “这里有四套颜色的衣裳,不知战王妃想要穿哪一套?”宫女侧身,指着桌上依次摆开的四套衣服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别看这里只有四套衣裳,那可都是轩辕皇后亲自准备的,足以说明轩辕皇后有多疼爱战王府。

dedecms.com

  宫女捧起月白色的长裙,走到伊心染的身边,另外两个宫女也过来帮忙,伺候伊心染穿衣。

copyright dedecms

  月白色的束腰长裙,裙摆是重叠剪裁的设计,两层叠加,随着步伐的移动,犹如踏在水浪上一般。银色的丝钱闪烁着晶莹的光泽,朵朵娇艳的芍药花,栩栩如生的绽放在其间,优雅又不失高贵。 copyright dedecms

  斜边的波浪领口,金丝缠绕,镶嵌着一粒粒色泽晶亮的玛瑙,更凭添了一股低调的奢华。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一双同色的长靴,鞋面上绽放着的芍药花与裙摆上的芍药花,相映成辉,如同点睛之笔。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皇后娘娘眼光真好,果然这套衣赏最适合战王妃不过了。”待得伊心染穿上这套衣服,那伺候伊心染穿衣的宫女,双眼之中满是惊艳。

内容来自dedecms

  金碧辉煌的皇宫里,从来就不缺少美丽的女人,然而,饶是那些曾经让她觉得美丽过的女人,放到伊心染的跟前,顿时就失去了可比性。

内容来自dedecms

  后者,乃是天生的衣架子,无论是何种衣服,只要往她身上一穿,都令人忍不住惊叹出声。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的确,她的行李都在马车上,空着手就跟夜绝尘进了宫,连件换洗的衣裳都没有。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奴婢不是皇后娘娘宫里的,但是这些衣服却是皇后娘娘吩咐奴婢备下的。”宫女摇了摇头,她可没有那么好的福气到椒房殿去伺候。

dedecms.com

  后宫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染缸,什么勾心斗角的人都有,进宫这几年,她也渐渐懂得,比起其他的各宫嫔妃,轩辕皇后待奴才宫女,那是最为温和的。

织梦好,好织梦

  “嗯。”轻点了点头,伊心染决定一会儿就直接去椒房殿,一来是给轩辕皇后请安,二来自然是要去谢谢她。

copyright dedecms

  伊心染动作利落的洗了脸,又漱了口,然后才端坐在铜镜前,让宫女替她梳头绾发。 内容来自dedecms

  “梳简单一点儿的发髻,不用化妆。”伊心染瞥了眼一旁准备给她化妆的宫女,又对着拿起玉梳正要替她梳头的宫女道。

本文来自织梦

  两个宫女对视一眼,准备替伊心染化妆的宫女将化妆用的东西收了起来,安静的退到一旁。而替伊心染梳头的宫女,非常的手巧,不一会儿就替伊心染梳了一个望仙髻。 内容来自dedecms

  “战王妃,奴婢替您戴上金海棠珠花步摇跟水晶镶钻镂空金簪可好?”宫女从装满首饰的盒子里挑选出这两样,拿在手里询问伊心染的意见。 内容来自dedecms

  淡淡的扫了眼宫女拿在手里的两件首饰,模样瞧着挺讨喜的,轻巧不厚重,最重要的是不繁复。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小心翼翼的将金海棠珠花步摇戴在伊心染的发间,又将水晶镶钻镂空金簪斜斜的插在望仙髻的侧面,随即满意的垂眸微笑。“战王妃真美。”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嘴巴挺甜,70238.com,我可没东西打赏你。”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伊心染轻扯嘴角,晶亮的眸子弯了弯。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要是以后有机会,伊心染一定要制造出一面现代化的镜子,省得乍然看到铜镜中的自己,会认为看到了‘黄脸婆’。 dedecms.com

  白的脸蛋,一遇上这铜镜,一准儿就是发黄的,瞧着浑身都不舒服。真不知道这些爱美的古代美人儿们,都是怎么忍受镜中那一张发黄脸庞的。

copyright dedecms

  “别动不动就下跪,地上可是很凉,仔细别把腿弄出毛病来。”转过身,伊心染最是受不了这些人动不动就下跪的毛病。 内容来自dedecms

  早膳是夜绝尘离开的时候就吩咐备下的,久等伊心染未醒,也来来回回到御膳房换了新的。

织梦好,好织梦

  “正瞧我也饿了,就随便用点儿。”听到早膳两个字,伊心染嘴角微微抽了抽,抬头望天,吃午膳都差不多了。 dedecms.com

  “不知道战王妃喜欢吃什么,就每一样都准备了一点儿。”顺着宫女的声音望去,伊心染不禁双腿有点儿软。

织梦好,好织梦

  只见,殿内的圆桌之上,至少摆放了不下三十种各式各样的早点,就算她很能吃,也吃不了这么多吧。

本文来自织梦

  “这是什么粥,真香。”没有闻到这些诱人的香味还好,一闻到这些香气,伊心染捧着自己的小肚子,越来越饿了。

内容来自dedecms

  “怪不得我闻到了浓郁的菊花味道。”接过宫女递到手里的菊花粥,伊心染用勺子舀起来,凑近闻了闻,然后方才送进了嘴里。“味道不错。” 本文来自织梦

  伊心染放下勺子,看着琳琅满目的食物,咽了咽口水,一时间还真挺难做出抉择的。毕竟,御膳房里做出来的东西,味道绝对差不了。

本文来自织梦

  “杏仁佛手,五香腰果,双色马蹄糕,椰子盏留下,其他的都撤了吧。”对吃,伊心染的嘴一向都很挑剔。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这桌上,多半的东西她都叫不出名字,于是乎就捡了她能叫得出名字几样,其余的都收走。 dedecms.com

  浪费粮食很可耻,让她看着这么多的东西,要忍住不一样一样的品尝,也是很残忍的一件事情。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夜绝尘脚步未停,自宫女身边走过,冰冷的视线落到桌边猛吃东西的小女人身上时,瞬间变得柔和。

内容来自dedecms

  “刚起来。”嘴里含着糕点,伊心染的声音含糊不清,水灵的大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你可真能睡。”夜绝尘笑着伸出手,揉了揉她乌黑柔顺的长发,语气突然一沉,有些可怜兮兮的道:“我肚子还饿着。” 织梦好,好织梦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殿内就只剩下伊心染跟夜绝尘两人,宫女们站在殿外,静待吩咐。 copyright dedecms

  “染儿,我饿了。”黑漆漆的眸子,一瞬不瞬的望进她墨玉的眸子里,长臂一伸直接就将她搂进了怀里。

织梦好,好织梦

  “有手有脚的,你不会自己拿东西吃啊。”桌上这么多的东西,难不成还指望她喂他?

copyright dedecms

  “那就饿死我好了。”夜绝尘双肩一垮,无比哀怨的瞅着伊心染,活像后者不给他饭吃似的。

本文来自织梦

  最终,还是不忍心把他给饿着,抓起马蹄糕就直往他的嘴里塞,也不管他的嘴巴吃不吃得下这么多。 织梦好,好织梦

  “染儿,你这是谋杀亲夫。”糕点屑弄了夜绝尘一整张脸,少了几分平日里的冷酷,倒是多了几分痞气。

dedecms.com

  夜绝尘就那么看着她生动活泼的表情,心里暖暖的,低首一个浅吻落在她粉嫩的嘴唇上,快速的退开,就着伊心染喝粥的碗,盛了粥一边吃一边道:“一会儿带你出个地方。”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瞪着夜绝尘喝粥的碗,伊心染脑子嗡嗡直响,那个貌似,那碗跟那勺子是她用过的,他怎么能用她用过的吃东西。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尤其是那勺子,前一刻还进进出出她的嘴,眼下又在夜绝尘的嘴里进进出出,‘轰’的一下,伊心染不淡定了。 织梦好,好织梦

  夜绝尘的手一顿,垂眸望向怀里的伊心染,剑眉微蹙,原本他以为听到他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这小东西应该满心好奇的。 内容来自dedecms

  “染儿,你的脸怎么红成这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放下手中的勺子,夜绝尘双手搭在伊心染的肩上,强迫她的眸子看着他,“生病了吗?” copyright dedecms

  “没、、、、我没病。”伊心染又不是傻子,她才不会傻乎乎的,在夜绝尘这根木头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之下,自己去点破。

copyright dedecms

  “不是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你快点儿吃饭。”答不上来,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对方的注意力。 织梦好,好织梦

  “早上起来的时候冷,现在不冷。”虽然外面阳光明媚,但气温并不算高,呆在房间里伊心染真没觉得冷,可出去之后,她就不敢保证说她不会觉得冷了。 本文来自织梦

  “一会儿出去的时候,把披风披上。”三下两个,解决了自己的温饱问题,夜绝尘顺势抱着伊心染站起来,惊得后者立马抱住他的脖子。 dedecms.com

  自屏风上取下那件火红的披风,轻柔的披在伊心染的肩上,修长的手指灵活的替她系上,然后才牵着她的手往殿外走。“昨晚下了一夜的雪,地面上都结了薄冰,太阳出来虽说温和了不少,但雪化时也很冷。”

织梦好,好织梦

  他不只一次希望伊心染对他的称呼能换一个,随着时间的推移,夜绝尘反倒不那么想了。他的师兄,他的朋友,甚至是他的家人,要么唤他绝尘,要么唤他尘,从没有人直呼他的名字。

copyright dedecms

  无论是她高兴的时候,还是生气的时候,她喊他名字时,那细微的情绪波动,第一时间他都能捕捉得到。

内容来自dedecms

  “今天早上我是被冷醒的。”扁着小嘴,模样有些委屈,不知道从何时起,伊心染喜欢赖在夜绝尘的怀里睡觉。

dedecms.com

  他就像是一个暖炉似的,有他在的地方,就很温暖,她不自觉的就会靠近,再靠近。 织梦好,好织梦

  瞧着她委屈的小模样,听着她理直气壮的理由,夜绝尘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抽,柔声道:“好,我给你当一辈子的暖炉。”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去御书房见了父皇,昨晚睡得好吗?”他起床时,见她睡得熟,也就没有唤醒她。 本文来自织梦

  看来,他得尽快找司徒落澜问问,怎么为她调养一下身体,才能让她不那么畏寒。 内容来自dedecms

  “很好。”点头,伊心染紧盯着夜绝尘线条完美的侧脸,不觉有些失神。对他,她是越来越依赖了。 dedecms.com

  自打她离开战王府,离开夜绝尘,老实说她从未睡过一天的安稳觉。看似,睡得很沉,其实只要稍有声响,她便会惊醒。

本文来自织梦

  可是,自打夜绝尘找到她,有他天天睡在她的身边之后,伊心染整个身心都放松了下来,不会再觉得没有安全感,每天晚上都睡得极好。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你真想把我裹成棕子啊。”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她都穿是这么厚了,哪里还会冷。 本文来自织梦

  暖暖的阳光,打在身上暖洋洋的,伊心染真想搬张椅子,就这么寻处地方晒晒日兴浴。 内容来自dedecms

  “担心你受凉,到时候可要喝那黑乎乎的汤药,不要逞强知道吗?”明知道伊心染不喜欢喝药,夜绝尘就故意敲打她。

copyright dedecms

  “我要是冷一定会告诉你的。”想到那黑乎乎,还散发着浓重药味的药,伊心染敬谢不敏。

织梦好,好织梦

  “带你出去走走。”两人很快就到了宫门口,外面冷冽跟冷毅驾着马车已经在等候。 内容来自dedecms

  水眸轻眨,伊心染直觉的认为,夜绝尘不是带她回战王府,那他又要带她去哪儿呢? copyright dedecms

  “先别问,你只要相信我,到了就知道了。”此时此刻,夜绝尘的心情是颇为忐忑,全然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那里。

copyright dedecms

  上了马车,夜绝尘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将伊心染抱在怀里,让她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一会儿。冷冽冷毅也没有询问去哪儿,就直接调转了马头,不紧不慢的行驶在繁华的街道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纵使伊心染满心疑问堵在嗓子眼,倒也没有多说什么,乖宝宝似的趴在夜绝尘的怀里,闭目养神。

dedecms.com

  “两位客官请慢用,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便是。”小二笑容满面的将菜上齐,又一一介绍一番之后,躬着身子退了下去。 本文来自织梦

  小二出去时,轻轻的将门带上,雅间里两个相貌极其出众的男人相对而坐,桌上的菜肴散发出诱人香气。 copyright dedecms

  “正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你就别想太多了,省得自己给自己找罪受。”说话的男人一袭青衫锦袍,布料上呈,一瞧便知是富贵人家出生。

本文来自织梦

  这两个男人,不是别人,恰巧就是跟伊心染颇有缘分的西门世家少主西门楚离跟夏侯世家少主夏侯景晟。

dedecms.com

  坐在西门楚离对面的夏侯景晟一袭黑袍,五官冷冽,浑身都散发着孤冷疏离的气息,拒人于千里之外。 织梦好,好织梦

  “敢情我说了半天,都是对着空气说的。”无奈的哀叹一声,西门楚离扶额,话说他什么时候才能在后者的眼中,有存在感一点儿。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突然,夏侯景晟起身,走到窗边站定,指了指天下第一楼斜对面那家客栈。从他刚才所坐的位置看过去,正好看到那家客栈的门口。

dedecms.com

  “以轩辕世家为首,南荣,司徒,欧阳四个家族的总部都在锦城,他们目前没有任何的举动并不奇怪,没想到除了我们两家,南宫,令狐,完颜,慕容四大家族的少当家,也都齐聚在锦城了。”

织梦好,好织梦

  西门楚离双手环胸,站在夏侯景晟的身旁,眼里波光流转,隐隐有着些许幽暗的光芒在闪烁。 内容来自dedecms

  每隔三年的十大世家聚会,除了在十大世家家主之中推选出一位领头人之外,年轻一辈之间的较量,也是重头戏。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三年的时间不长,但也不算短,各家族之间,竞争。但凡能在三年一届的聚会之上,拔得头筹的,也间接影响着年轻一辈在家族日后的发展。 copyright dedecms

  因此,这场所谓的重头戏,可不单单只是表面功夫,暗地里可是盘根错节的存在。谁若掉意轻心,必定摔得凄惨无比。 本文来自织梦

  “的确有趣儿,只是不知道我们会不会成为对手。”西门楚离收回目光,笑着伸出手臂,搭在夏侯景晟的肩上,痞里痞气的挑眉道:“万一要是咱俩运气不好遇上,你下手可得轻点儿。”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夏侯景晟蹙眉,虽说他代表夏侯家族来了锦城,但是轮不轮得到他去参加聚会,还很难说。

本文来自织梦

  “算了,不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情。”西门楚离笑嘻嘻的坐了回去,然后指着雅间外面那二楼大堂,笑道:“景晟,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就是在那一桌,救了战王妃一命。”

dedecms.com

  回想当时的情景,再联想到伊心染那诡异的身手,或许当时的她压根不需要他们出手相救,也能脱险。 dedecms.com

  “不是有传言说,昨日战王夜绝尘已经到寺院里接回了为国祈福的战王妃么?”夜皇对外宣称伊心染在寺院中为国祈福,事实上伊心染却是离家出走,夜绝尘也算得上是费尽艰辛,才将后者给找了回来。

copyright dedecms

  “战王妃是南国九公主,她的身份过于特殊,稍不留神就会被别人抓住大作文章,夜皇对她的维护倒是很明显。”

dedecms.com

  想起伊心染那古灵精怪的模样,西门楚离觉得,招惹上那丫头的人,绝对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dedecms.com

  “你觉得,夜绝尘对她,是真情还是假意?”皇室中人,夏侯景晟向来都是敬而远之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虽说,他有花名在外,身边围绕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但他对于感情之事,还是了解得不够透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没有付出过真心真情,又怎么奢望别人对你也是真情真意。或许,彼此都不过只是在演戏。 本文来自织梦

  西门楚离眼角抽抽,被某人一本正经的模样逗乐,手指敲着桌面,道:“你先别管有没有水份,单说我这情圣之名你就得不到。”

copyright dedecms

  时间悄然流逝,两人又说了好些话,一两个时辰之后,才出了雅间离开了天下第一楼。 copyright dedecms

  感觉到马车停了下来,伊心染缓缓的睁开了眸子,伸了一个懒腰舒展四肢,后知后觉的才发现,他们竟然已经出了城。 copyright dedecms

  夜绝尘淡淡的应声,黑漆漆的眸子定定的望着伊心染,柔声又道:“染儿,外面便是要送你的礼物,先把眼睛闭起来,我带你下去。” dedecms.com

  在夜绝尘的催促下,伊心染老老实实的闭上双眼,任由夜绝尘牵着她的手,带着她下了马车,稳稳的站在地面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耳边有风拂过,呼呼作响,她缩了缩身子感觉有些冷,便往夜绝尘的怀里靠了靠。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没人回答,若非伊心染靠在夜绝尘的怀里,感觉到他身体微微的有些僵硬,都无法猜出这个男人是在紧张。 织梦好,好织梦

  “夜绝尘,哪怕你送我一根草,我也当宝贝的收着,你有什么好紧张的。”抿着小嘴,伊心染乖乖的没有睁开眼睛,眉眼间竟是泛起柔和的笑意。 本文来自织梦

  “我哪舍得送你一根草。”被她的语气逗笑,夜绝尘倒也忘记了紧张,牵着她的手往前走,然后迈上台阶站定。

织梦好,好织梦

  深吸一口气,伊心染心跳如雷,冰冷的小手里竟然出了汗,可见她才是最紧张的那一个。

织梦好,好织梦

  缓缓的睁开眸子,眼前的一切直接让伊心染的小嘴张成了‘o’型,半晌都没能闭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那龙飞凤舞的三个字,金灿灿的倒映在她的水眸里,不禁让她伸出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眼泪不自觉的就滑落了下来。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原来,他一直都知道她不喜欢锦城里的战王府,而他什么都没有说,却默默的为她准备上这么一份厚重到让她觉得好不真实的礼物送给她。

织梦好,好织梦

  “夜绝尘,你是坏蛋。”咬着粉唇,伊心染知道她哭得很难看,心里却是早已被甜蜜所填满。

copyright dedecms

  不管不顾的扑进他的怀里,两只小手紧紧抱着他的腰,小脑袋左摇右摇,也不知道她究竟想要表达些什么。 内容来自dedecms

  “你喜欢就好。”听到这两个字,夜绝尘高高提起的心,总算是落了地。没有什么听到她亲口说出这两个字,更让他欣喜若狂的。

内容来自dedecms

  吸了吸鼻子,伊心染抬起头,细细的打量这座庞大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战王府。这里,简直堪比一座郊外行宫了。

织梦好,好织梦

  “我们以后就住在这里。”见她水眸星光点点,夜绝尘牵着她往里走,“去里面瞧瞧,或许你会更喜欢的。” 本文来自织梦

  “我们住这里,那锦城里的王府怎么办?”那座王府,对夜绝尘而言有着特殊的意认。 copyright dedecms

  “那座王府依旧留着,留下一些侍卫守着就行,我已经禀报过父皇,以后这里就是我的新府邸,我们就住在这里。” copyright dedecms

  “我说过,我会给你一个家,染儿你愿意将这里当成我们的家,以后就我们两个人生活在这里吗?” dedecms.com

  越往深处走,伊心染眼中的喜欢就越盛,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首王维的诗,粉唇轻启,念道:“言入黄花川,每逐青溪水。随山将万转,趣途无百里。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葭苇。我心素己闲,清川淡如此。请贸盘石上,垂钓将已矣。”

copyright dedecms

  新的战王府依着山势而建,亭台楼阁,假山磷石,湖泊清泉,应有尽有。紫竹林深处,更是建有一座由紫竹搭建而成的竹屋,幽静而独特。后山,更是有着一道瀑布飞流直下,再汇聚到一片碧绿的湖泊里。

copyright dedecms

  伊心染吐吐小舌,眯着眼,家里有个‘万能图书’的哥哥,她想无知都不成。无论是中国史还是外国史,就没有她那个哥哥不知道的。 dedecms.com

  因此,当她那个哥哥熟读唐诗三百首的时候,她这个妹妹也没少受到毒疗,耳濡目染了不少。 dedecms.com

  行至花厅,伊心染眸光不由得一亮,只见这花厅金顶石壁,绘着各种各样的鸟类图案,色彩斑斓。地板上铺着色调柔锦织缎绣的地毯,偶尔燃烧着几朵艳红色的火焰。

织梦好,好织梦

  @书本网 .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一经核实,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织梦好,好织梦



上一篇:最后时刻心脏病发作危急中江泽民做了什么? 下一篇:同志遗体在京火化

相关文章

随机推荐

热门推荐

开奖结果| 新曾道内部玄机彩图库| 夜明珠预测ymz02开奖| 香港880网站四肖中特| 老地方开奖结果| 一码中特什么网站最准| 天将图库有玄机打肖| 四海图库看图区总站区| 同步本港台开奖直播现场| 四海图库总站老牌|